当前位置: 首页 > 法院文化 > 熠熠星光
不穿号服受审彰显法治精神
作者:孙莹  发布时间:2015-03-12 10:46:10 打印 字号: | |
  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、公安部联合制定并下发了《关于刑事被告人或上诉人出庭受审时着装问题的规定》,明确要求人民法院开庭时,刑事被告人或上诉人不再穿着看守所的识别服出庭受审。

  不久前,成龙之子房祖名涉毒一案中,人们还在质疑房祖名享受的“特殊待遇”:没穿号服,也没剃光头。随后,南昌大学原校长周文斌受审时,以此为理由要求脱去号服。这两个案子之所以成为公众关注的焦点,除了案件本身的新闻价值外,穿不穿号服这一问题也备受关注。因为长期以来,被告人穿着号服出庭成为普遍现象,人们对此也司空见惯。随着司法公开力度不断加大,人们渐渐通过各种媒体了解一些重大、热点案件的审理情况。这时候大家发现,很多落马的高官、社会公众人物出庭时都是身着便装。那么,其他被告人也是这样吗?人们不禁质疑这个问题。其实,媒体报道的案件无不是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和关注度,对于大量普通的刑事案件,人们不知道那些被告人是以何种状态出庭的。于是,很多人便认为,那些出现在公众视野的被告人,没有穿号服是享受了“特权”。

  号服也即识别服,是看守所的一种管理措施。一般情况下,犯罪嫌疑人一旦被羁押,就会立即换上在颜色和式样上都区分度极高的看守所服,这是为了方便管理和安全。至于被告人出庭受审时穿不穿号服,此前我国法律并无明文规定。然而,从无罪推定的原则看,让被告人穿号服出庭并不符合现代司法文明。随着未经判决不为罪、尊重被告人权益的呼声日高,四川、深圳、天津等省市相继出台了相关规定。刑事司法实践中,很多被告人也都是身着便服受审。学界认识也逐步统一:让犯罪嫌疑人选择穿什么衣服出庭受审,符合无罪推定的要求;不穿号服也是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尽量减少犯罪嫌疑人的压力,使其能“宁静”地接受审判,这符合世界司法的惯例,也是我国司法改革的趋势。

  从世界范围来看,刑事案件被告人出庭可自由着装是国际上通行的做法。不管是大陆法系国家还是英美法系国家,被告人出庭都是西装革履,开庭前,人们无法分辨被告人和辩护律师。这是为了避免对被告有“犯罪形象”的先入之见,被告人也会充分行使个人的权利,往往还会精心打扮一番,以最“体面”的形象出现在陪审团面前,以争取“形象分”。美国著名歌星迈克尔•杰克逊在“娈童”案中受审时,精心设计出庭着装,他穿白色的服装,隐语是“他是无辜的”,他穿红色服装,隐语是“他受到了攻击”。

  此次,我国出台明确规定,要求刑事被告人或上诉人不再穿着看守所的识别服出庭受审,表现了对被告人人权的尊重,是司法改革的重要成果,体现了法治进步,彰显了法治精神。
责任编辑:孙莹